关灯 巨大 直达底部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3章 打是亲骂是爱

乩童把顾七七带到了一个满是肃杀之气的地方。

这里有很多被雕琢打磨过的山峰,如同一柄柄宝剑,横七竖八的耸立在这个山凹之地。

大自然的虎斧神工,巧手雕琢出来的剑林,算得上是蜀山的一个绝景。

世人只当这里是个奇景,殊不知这里面也有一个剑阵存在。

在面板的提示下,剑阵的阵心分分钟就能破掉。

在里面做任何事,都不会被人发现,也不会影响到修炼。

“你在这里修炼,我去外面等你,什么时候好了,出来叫我。”

乩童并没有留下来观看,把剑阵让给顾七七。

在外面,他是看不清阵法里面的情景的。

当然,他也不需要看,在他面前,顾七七哪有什么隐私。

如此良辰美景,点燃篝火,喝点吃点,也挺有一番滋味。

上一次看月亮时,是什么时候?

他的思绪不由得跑远了,看着月亮发起呆来。

剑阵里面的顾七七此刻有些煎熬,今晚的月华之力太强盛了,对她而言很重要。

这是一个百年难得一见的红月,修炼一晚上,能顶三年之功。

错过今天,她一定会难过的抓心挠肺。

她是小,但真的不傻,这么做真的太危险。

按照老祖宗教她的,如果有泄露嫌疑,第一时间铲除危机,不惜一切代价。

她看了看自己在月华之力下,已经兽化出来的半妖之体,内心里纠结、烦躁,还有一丝丝恐慌。

就算杀了自己,她也下不了这个手。

短短几个月,对方对自己的好,那种轻松愉快的相处,千金难买。

她喜欢玉林峰的人,更喜欢这个平平无奇的大师兄。

咬咬牙,她做了一个攸关生死的决定,就以此刻半妖的姿态,从剑阵里面走了出来。

她以为,她会看到对方惊慌失措,大喊大叫的表情。

谁知道对方只是随意撇了她一眼,不耐烦的挥了挥手。

“出来做什么,还不赶紧修炼,莫浪费时间,快去!”

一股大力把顾七七扇回剑阵里,害的她狼狈的打了个滚儿。

她却没有丝毫的难过,却是咧开嘴无声的笑起来,“谢谢大师兄!”

放下包袱,顾七七盘腿坐下来,开始了修炼。

时间不知不觉过去,当那轮红月落下东方时,也就意味着太阳即将升起。

新的一天要开始了,神清气爽的某人,有些不好意思的出现在乩童面前。

一夜之功,让她修为增进了两级,离着进阶三阶的步伐又迈进了一步。

乩童眼光闪烁,说不出的羡慕,人比人气死人,和顾七七比,他这修炼速度得扔啊。

“大师兄,你那个……我……”

“什么你啊我啊的,赶紧回去吧,等下比赛去晚了,还以为我当逃兵了。”

乩童知道她想说什么,但真的没必要说什么,不管她是什么人,有何目的来蜀山。

一日为师妹,终身都是师妹。

他就算拼命,也会罩着她。

乩童真的太寂寞了,从穿越来这个世界的那一天起,他就孑然一生,没有朋友,没有亲人,没有爱人。

玉林峰就是他的家,顾衍回和几个师弟,算是亲人,顾七七自然也不例外。

二人风风火火的回到玉林峰时,见到的就是其师臭得要死的马脸。

“大晚上还出去晃荡,长本事了啊!”

他昨晚上忙着偷人,啊呸,是忙着和一个师姐双修,忽略了前院的事情。

大早上起来,就没见到乩童他们两个,自然是想要收拾一顿。

顾衍回想要收拾乩童的心啊,持续了二十年。

貌似每次都不成功,这一次他倒要看看,这个孽徒打算怎么逃避。

乩童早有准备,传音给顾衍回。

“师父,玉丹峰的万师姑,等下要来给我们哥几个送丹药,你要不要换身衣裳,咳咳……”

言下之意,他就不用明说了吧。

顾衍回的身上,还有股怪怪的香粉味儿,他本人迟钝不知,但若是被鼻子尖的万红云嗅出来……

咳咳,那就是另外一个故事了。

顾衍回翻了翻白眼,就知道瞒不过这个兔崽子,不耐烦的挥了挥手。

“哼!赶紧吃东西去,时间不等人,一点紧迫性也没有,亏你还是大师兄。”

其余几个正看热闹看得兴起的师兄弟,见状后不由得翻了翻白眼。

什么叫高高拿起,轻轻放下,顾衍回完美的诠释了这一点。

万红云来的很及时,身后一如既往的带着大徒弟语晨汐。

二女的到来,立马让小院里的气氛活跃不少。

顾衍回把万红云带走了,语晨汐则若有所思的看着乩童,手腕子晃了晃,打人的欲望谁都看得出来。

乩童不得不把三师弟独孤吹雪拽出来,挡在自己面前。

独孤吹雪自然知道乩童的遭遇,陪着笑脸的道:“语师姐有什么吩咐,你只管说,我们……”

“走开!这里没你的事儿!”

独孤吹雪摸了摸鼻子,他就是个受气包,他也想滚呐,问题是大师兄掐着他的腰子,他也只能苦哈哈的强颜欢笑。

“咳咳……语师姐何必呢,大师兄若是顶着熊猫眼去比试,一定会被人笑话的,你帮帮忙,放过他这一次吧!”

“哼!要你多管闲事,再不走开,你的丹药以后可就悬了哦!”

这是威胁,赤裸裸的威胁。

偏生把独孤吹雪拿捏得死死地。

不光是他,就是乩童也得被拿捏住。

修行之人离不开丹药的加成,那就比吃饭还要重要的,每人每日三颗培灵丹啊,天长日久之下,这消耗量可不小。

玉丹峰从来都是免费提供给他们,隔三差五的就来一次。

这若是断了供,想买都没地方买。

小渔村里面也有丹药铺子,里面卖的特别贵,能吃白食的东西,干嘛要去做冤大头。

“大师兄,你……保重吧!”

他真的尽力了,就算是腰子被掐掉,今儿个也不能再护着。

乩童见事不可为,捂着头脸迎了上去。

“打吧,早点打完,我还忙着呢?”

语晨汐差点破功喷笑出声,他这样子真的很乐啊,明明可以跑掉躲开的,最后还是心甘情愿的让她得逞。

她也只是个练体七级的废柴而已。

最终,语晨汐给其肚子赏了一拳,也算是让他保全脸面。

殊不知,在乩童眼里,打是亲,骂是爱,很不要脸的以为,语晨汐必然是看上他了,要不然也不会一直耿耿于怀。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