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巨大 直达底部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63章 对这个女人做了什么

所谓反常即为妖。

当顾七七把自己的疑惑,老老实实的告诉乩童后,乩童就已经明白,他们也许都看走眼了,包括那个面板。

不过,对方这个病歪样子,对他们也不会有妨碍,只要保证她不死在玉林峰就成。

不然干系太多,不光顾衍回背负不起这个责任,就是整个蜀山,也很难置身事外。

然而,越是害怕什么,就越是来什么。

众人正在院子里面练习术法之时,乩童耳尖的听到了重物倒地的声音,当下忍不住变了一下脸色,飞速赶往事发点。

其余的人,大概在两秒钟后,顾衍回这才反应过来,紧随其后大叫起来。

“不好,那脆皮女娃娃出事了。”

莫桑被他这一提醒,也迅速收回使了一半的剑招,紧随其师屁股后面,也就只有半丈远的距离而已。

至于别的人,则反应慢了好大一拍,前面的人都跑得快没影了,他们这才后知后觉的大叫起来。

“哇靠,有没有搞错,一天要出事几次,还让不让人活。”

“麻了,这可遭不住啊!”

他们好不容易才把万红云师徒请来,艰难的度过了一次死亡的危机。

哪里想到,才隔着两时辰,这病美人就再次犯病,一点喘气的时间都不给。

众人急巴巴的赶过去时,见到的就是一派和谐安宁的景象。

颜无垢人没事儿,大师兄乩童恭敬有礼的和其相距三尺。

只在地上看到一个打翻的茶碗。

这得多残废,才能连这么点事都做不好。

顾衍回挂着一张冷脸,淡淡的道。

“这里有一个事儿铃,颜姑娘有事的话,就摇一摇,我们玉林峰的人自然会为你排忧解难。”

“你若是不喜这些男弟子接近,我还有个女徒弟。姑娘随意使唤便是。”

这就是个活祖宗,得好好的供养着,啥也不能让她干的那种。

顾七七听到点了自己,自告奋勇的站出来。

“颜姐姐,我虽然小,但是我可以照顾你的,你……”

颜无垢面色苍白的坐在那里,无情的挥了挥手,打断了上杆子爬的顾七七。

“多些七七妹妹的好意,不过,你不行,换人吧!”

好家伙,顾七七别看小,但人机敏,心眼儿活,有她照顾人绝对能照顾得妥妥的。

可恨的是,对方不领情,把她贬得不文不值。

什么叫她不行。

那还有谁能行?

顾七七圆溜溜的大眼睛里,已经冒出来一股子杀气。

正在气氛有些凝重之时,这个颜无垢突然手指着乩童,对众人道:“就他吧,其余的人快快退下,我快要被你们闹得喘不过气来了。”

她是真的快要断气了,大口大口的呼吸,好似离开水的鱼儿。

乩童压下古怪的情绪,对着众人挥了挥手。

“行了,你们先回去,有什么事儿,等我得空了再说。”

“你……唉……有什么事情记得第一时间传唤为师。”

顾衍回无奈的离去,把这里交给乩童来处理。

众人见状,自然也只能快速的走人,够得真把病美人给憋死在这里。

院子里,几个师弟聚在一起,愤愤不平的抱怨起来。

“这病美人我看是没病,是有洁癖吧!我听大师兄讲过,得这种病的人,就连别人呼吸都是错。啧啧……比生病还老火。”

“呵……她生病固然挺可怜。但是吧,就冲这个态度,还真是同情不起来。”

……

别说他们这些玉林峰的弟子有怨言,就是那一向被人当作大好人,大善人的万红云,心里也是不舒坦的。

“那颜姑娘也真是一个很个性的人,咱们玉丹峰的救了她一回,从头到尾也没有听到她说一句感谢的话。”

“衍回,你知道她醒来的第一句话是啥不?我现在想起来还有些心冷。”

万红云说的,是第一次抢救颜无垢的事情,她带着语晨汐这个大徒弟,衣不解带的照顾了一个通宵,结果,却是呵呵了……

顾衍回没有追问是啥,想也知道会说什么,无外乎就是他们的存在,让她不能好好呼吸了,让人快滚之类的。

这两天,他已经领教得够多了。

“红云不要和一个小孩子置气,犯不着。有这个时间,咱们还是好好探讨一下那个修练的问题,关于那个……”

顾衍回一边说,一边就已经把万红云引到后院去,至于做什么去了,语晨汐人不瞎,自然多少知道点什么。

万红云是她的师父,她不可能去点破什么,只能尴尬的愣在那里,装晕弄傻。

众人在院子里面又修练了一个时辰后,夜已经深沉,始终不见乩童出来。

再看那西厢房,灯火还照耀着,没有人知道他们在屋子里面都干了些什么。

顾七七人小,口无遮拦的胡说八道起来。

“姓颜的不会是在勾引大师兄吧?”

“这都什么时辰了,还要不要脸?”

“亏她还是个女人,万一传扬出去,这名声可就不好听了,以后都别想再嫁人了。”

人言可畏啊!

顾七七天天都跟在乩童屁股后面跑,也有幸见识了蜀山各个山峰里潜伏着的线人,听到了很多乱七八糟的八卦言论。

自然也知道谣言一旦传扬出去,姓颜的必然身败名裂。

语晨汐的心情也有些恶劣,说不上来是为什么,反正,随着时间的流逝,始终不见姓颜的放人,她有些坐不住了。

“都一个小时了,却一点动静也没有。他们待在里面不会出事了吧!”

“玉林峰的师弟师妹们,我觉得需要进去看看,以免出现不可挽回的遗憾。”

几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深以为然。

问题是,派谁打头阵才是。整不好,会被那个姓颜的教训一顿,又让他们滚。

那也太没面子了吧。

顾七七人小,才没有那么多包袱,拍着小胸脯,很是侠义云天的道:“我来!”

当她雄纠纠气昂昂的走到颜无垢的房门前,鼓起勇气准备敲响房门时,那一直紧闭的房门,却突然之间被人打开了来。

入目所及,是大师兄乩童。

其胡乱揉了一下她的脑袋,把一头整齐的头发弄乱了后,又赏了她一个脑瓜崩,在其快要发飙之前,及时住手,拉着她离开。

顾七七抽空回望了一眼,那房里面,颜无垢苍白的脸上,竟然罕见的带着一抹微笑,真是奇了。

她还以为这个女人只会绷着一张脸,好似别人都欠她钱的样子。

大师兄对这个女人,到底做了什么!

为您推荐